热点新闻网
热点新闻网
当前位置: 热点新闻 > 娱乐 >

九洲城娱乐十年信誉:改革开放40年 电视情缘

时间:2019-04-20 01:14来源:http://www.hi-ti.com.cn/ 作者:http://www.hi-ti.com 点击:
提起改革开放40年我国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我的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我与电视的一些往事……初次听说“电视”一词,还是上初二的1973年。一天下课后,要好的同学丁正偷偷跟我讲,区委大院有一台“电视”,象大收音机似的,能放小“电影”,“银幕”只有手

  提起改革开放40年我国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我的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我与电视的一些往事……

  初次听说“电视”一词,还是上初二的1973年。一天下课后,要好的同学丁正偷偷跟我讲,区委大院有一台“电视”,象大收音机似的,能放小“电影”,“银幕”只有手帕大小。耐不住好奇,放晚学后,我跟着丁正来到区委大院礼堂外,透过窗户向里望去:屋内空荡荡的,主席台右侧有一木橱,长长的脚,象百叶箱似的,门敞开着,里面也是空荡荡的,一根线连着外面高耸入云的天线,至于什么“电视”,没见着。

  

  怀着好奇,以后的几天,我独自一人每天都要去一趟区委大院,可除了木橱还是木橱,最后连木橱和天线也先后不见了,失落、无奈,想见识一下“电视机”的愿望只有深深的埋至心底。

  改革开放初的79年2月,我考取邻县的如东师范学校,并第一次看到电视:当时学校刚买回一台进口的20英寸黑白电视(木壳的,面板上有近二十个调节的旋钮),每周末对学生开放一次。

  因当时信号较差,图象不但有雪花点,还隐隐的有好几道水平干扰条纹上下滚动,联想到当时一部电影的名称,师生们戏称看的“多瑙河之波”。尽管如此,每次的小礼堂还是人山人海,走廊的窗口处也挤满了人,同学们看得津津有味,散场时都是恋恋不舍,祈盼下一周末早点到来。

  好景不长,因当时社会上的电视极少,学校有电视的消息不胫而走,每到周末都有一批镇上的社会青年进入学校观看,使本来拥挤的礼堂不堪重负,不得已,每到周末,学校总要提前关上大门,可一部分的“铁杆观众”就推倒院墙,强行进入。修好了,下个周末又被推倒,如此相持了几周,终于,一场流血事件爆发了。

  一个周六的傍晚,那伙人喝得醉醺醺的,推倒院墙,撞坏礼堂大门,如入无人之境,学校电工刚上前理论了几句,领头的人绷着脸,未发一言,不分青红皂白,挥手一拳,顿时,电工的两个鼻孔鲜血直流。师生们愤怒了,围住了肇事者,可他昂着头,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楼下的操场:“想打架吗?这里不方便,上操场!”说完,带头挤出人群,扬长而去,沿途的窗玻璃、痰盂全成了他们拳脚下的牺牲品。

  不得已,学校取消了我们周末看电视的权利。

  临近毕业的80年底,各地陆续建起了县级电视台,如东也不例外,“多瑙河之波”也大大改善。尽管电视转播塔的模样在电视中见过,想象中如东电视台的转播塔也应该差不了多少,但我还是利用一次周日晨练的机会,从县城东郊的学校跑步来到西郊外3公里的电视台,望着高高的铁塔,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惆怅:什么时候我家能有一台电视啊?

  说来惭愧,80年底回到家乡如皋参加工作,每月34.5元的工资(当时人们还刚刚普调了一点工资,师范毕业生从29.5元调到34.5元),不吃不喝不用,一年下来,还不够买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加上必须先解决自行车、手表、收音机等生活必需品以及伙食开支和贴补家用,电视这样的奢侈品是提也不敢提的。每当来到百货商场,看着陈列的电视,心里痒痒的,可囊中羞涩,只好望机兴叹。而下决心要“买”电视,缘于84年9月一次尴尬的看电视。

  84年9月,这个时间会让人想到当时刚结束的23届洛衫矶奥运会,想到我国第一次派出大型奥运代表团,想到许海峰的首金、李宁的3金2银1铜、女排的三连冠……而我印象更深的是当年奥运健儿的辉煌战绩诱发了我们对体育的狂热、以及狂热带给我们的一次尴尬。

  当时,家里和学校还没有电视,为看电视,我和学校两名新分配的同事常到一路之隔的农具厂看一台17英寸黑白电视,和工人们相处也较好。

  一天,为看一场体育比赛,我们来到了农具厂,可工人们看的是连续剧,连续剧对我们不感兴趣,而体育比赛,工人们又不感兴趣,但我们只好客随主便,乘着广告的时间,看一会儿体育比赛,因而看的仅仅是零零碎碎的一点儿比赛片断。

  本来相安无事,可最后一次,发生了小小的不愉快。连续剧的广告时间看体育比赛时,临近比赛结束、正是最精彩的时候,同事不让了,硬要看个比赛结局,一位工人“代表”也不相让,他们要看完整的连续剧,两个人在电视机前“礼貌”地轮流调着台,一会儿连续剧,一会儿体育比赛,工人们有些不满了,观众席中不知谁嘀咕了一句:“还为人师表呢!”言外之意,教育人的人怎么能这样喧宾夺主、没有礼貌呢。话音很轻,对我们却如雷轰顶,我懵了:羞愧、理亏、无奈、怨恨,连同一股说不出口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我拉拉同事的衣角,默默地离开了农具厂。

  85年5月,县教师进修学校贴出海报,暑期将举办首届电视装修培训班,一套散件连同培训费,每人320元,比起商场近600元的成品机便宜多了,我怦然心动:机会来了。

  一放暑假,我怀揣一家人凑足的三百多元钱,来到县教师进修学校,三四天的理论学习,对黑白电视机的各部分原理有了一个大慨的了解,接下来装配,几百个元器件,小到圆珠笔头似的电阻,大到拳头般的变压器,几十根导线,上千个焊点,不到两天的时间,居然无一差错,全部焊接成功,指导老师一调试,图声俱佳,在十几位学员中,我这个无线电的门外汉居然得了个“亚军”。三百多元钱,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夙愿:今天,我终于也有自己的电视啦!!!

  电视机的装配成功,让我逐渐对无线电产生了兴趣,常有豆腐块的文章发表于各类报刊杂志,学校也让我担起电子技术课的教学任务,并兼任电教工作。

  98年底,学校安装了校园闭路电视系统,每班一台29英寸的大彩电,每天由我收录半小时的《今日说法》、《焦点访谈》等节目,傍晚放给学生们看,这对学习高度紧张的中学生来说,肯定是大受欢迎的。虽然是八小时之外的工作,中饭常常是两只面包几片榨菜外加一杯白开水,但我乐此不疲。一两个学生到主控室想来个精彩回放,或对节目逐字逐句进行笔录,我都乐意为他们“开小灶”。

  工作中也常遇到一些想不到的事。有时因公外出,收录转播工作就得暂停。有时外出几天,学生就几天看不到电视,想想自己学生时代看电视的苦恼,内心就感到愧疚。于是,我花费两年多的业余时间,先后设计制作了自动放像定时器和全自动录放像定时器,最终实现了录放像机录像、倒带、放像、关机等功能的全自动转换,工作人员几天不到场,工作也自动进行。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